22
9
4
等級1
1
0
中秋節晚上,因為想食牛舌及雞翼,我們一行二人到醉燒亭。我們到時,店內吧枱坐了兩位女仕,我們坐在普通餐枱位置,旁邊還有兩位小姐,店內包括我們在內只有6位客人。我們點餐後,食物味道跟平時的一樣,上枱速度比平常慢一點,但因為第二天是假期,我們都不太急,所以冇特別催促。戴眼鏡串燒師傅一直一邊燒串燒,一邊飲清酒、啤酒,一邊與兩位女士高談闊論。漸漸情況越來越過份,開始嘈到拆天,坐在我們旁邊的兩位小姐也忍不住出聲請師傅及吧枱女士可否細聲一點,她們亦因為等得太耐提出埋單。可能因為這樣"得罪"了師傅的"貴客"(因為那兩位女士不斷請師傅飲清酒) ,師傅不是跟其他人說不好意思,打擾到其他客人,而是向那兩位小姐說 "居酒屋係咁嘈㗎啦,你吾鍾意可以吾好黎,依d客我吾稀罕。" 那兩位小姐只好立即埋單離開。我們當時聽到師傅這樣說覺得他十分過份,也出聲說他們真的傾得十分大聲十分擾人,上食物的時間也比平常耐。他聽到我們這樣講,也說出類似趕客的說話。他說"一百幾十我不稀罕,你地可以上網寫吖,或者廳日打黎同我老闆講,我吾驚,吾怕喎,你地吾再幫襯,我地又吾會執。"其實我之前已經見到店員將我們的加單紙交給師傅,但因為吧枱兩位女
更多
中秋節晚上,因為想食牛舌及雞翼,我們一行二人到醉燒亭。我們到時,店內吧枱坐了兩位女仕,我們坐在普通餐枱位置,旁邊還有兩位小姐,店內包括我們在內只有6位客人。我們點餐後,食物味道跟平時的一樣,上枱速度比平常慢一點,但因為第二天是假期,我們都不太急,所以冇特別催促。
戴眼鏡串燒師傅一直一邊燒串燒,一邊飲清酒、啤酒,一邊與兩位女士高談闊論。漸漸情況越來越過份,開始嘈到拆天,坐在我們旁邊的兩位小姐也忍不住出聲請師傅及吧枱女士可否細聲一點,她們亦因為等得太耐提出埋單。可能因為這樣"得罪"了師傅的"貴客"(因為那兩位女士不斷請師傅飲清酒) ,師傅不是跟其他人說不好意思,打擾到其他客人,而是向那兩位小姐說 "居酒屋係咁嘈㗎啦,你吾鍾意可以吾好黎,依d客我吾稀罕。" 那兩位小姐只好立即埋單離開。
我們當時聽到師傅這樣說覺得他十分過份,也出聲說他們真的傾得十分大聲十分擾人,上食物的時間也比平常耐。他聽到我們這樣講,也說出類似趕客的說話。他說"一百幾十我不稀罕,你地可以上網寫吖,或者廳日打黎同我老闆講,我吾驚,吾怕喎,你地吾再幫襯,我地又吾會執。"
其實我之前已經見到店員將我們的加單紙交給師傅,但因為吧枱兩位女士又添酒給師傅,他立即又飲酒再傾下計,也沒有立即理會我們的加單紙。難道請你飲酒的客人就是客人,其他客人就不是客人,可以給你趕嗎?更不用說那位女士及師傅的談話聲浪及內容對其他客人實在滋擾。之前也見過串燒師傅跟吧枱客人碰下杯飲下酒,但沒有這次的大聲及擾人。我們一直都覺得這店的串燒好食,因為住在附近,也久不久來幫襯,但原來這店的態度垃圾囂張,也自以為是。我們以後也不會再來。
(以上食評乃用戶個人意見 , 並不代表OpenRice之觀點。)
張貼
評分
環境
服務
衛生
用餐日期
2018-09-24
用餐途徑
堂食
用餐時段
晚餐